庆忌

杂食

他想要他。
想要挑起他的下巴吻住他的嘴,从浅浅的舔吻到一点一点的挑开唇瓣深入进去,用舌头撬开他的齿贝,造访里面的每一颗牙齿,摩挲他的上颚。这时候的他会轻轻发出声音表示抗议,眼神里漫起一丝责怪,并用那柔软的舌来阻止自己。好吧,那就短短的将舌头收回来一些吧,再在他以为自己将要松开的时,把舌头浅浅的递上前来挽留他时,再狠狠地吻回去。缠住他的舌,看一眼他因为惊讶和害羞忽而睁大的眼睛,闭上眼睛再持续而热烈的吻他。他知道他换气的技术还很劣黜,尽管他们已经接吻过无数次。这时他们已经紧紧的抱在一起了,因而一段时间后他会用手推搡着他的胸膛,企图分开他们,然后在他放开他后一边揣气一边用一种能让他全身热起来的眼神注视着他。然后他会忍不住的再啄一次他的嘴唇,继而抱住他,将他的头埋在他的颈间蹭两下,在感受到那人微微颤抖之后将唇贴在他耳边低声问到:“做吗?”

暗中观察


他盯着靠在吧台前的那人。斜坐的位置加上身在暗处,让他能轻易的看到那人的全身而且不被察觉。水洗牛仔外套搭配白色t恤,下身一条黑裤,不算紧身,却又恰到好处的勾勒出腿部线条。故意改造过的造型并不能掩饰那人本身的气质,从注意到那人开始他就很明白对方日常的打扮是风衣搭配衬衫,或者是看着就让人觉得严谨的三件套,就算是夏天,也是绝不穿短裤的那种类型。但这身显然的随性风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冲突却倒也不显得突兀,两种不同的感觉巧妙的融合在一起,这也是他关注他的原因。第一眼以为是哪位刚迈上小资阶级的无经验年轻白领来体验生活,却发现那人喝着酒四处打量的眼神虽表层带着些许好奇,但眼底总隐隐带着一层冷意。故意这样来勾引那些观察不够不够稳妥就想出击的幼鸟?可是看着他已经拒绝了许多。是老手?也不像。至始至终除了必要的与酒保交换意见,连聊天都不曾有一句。这样的做法,除是新人的警惕心理,他想不出有其它原因。
有趣。
他在心里得出了对那人今晚观察的结论。
看到那人杯里即将饮完的液体,勾手招来酒保暗里交待几句,看着他走去为那人续杯,轻轻微笑了一下。
也许会有以后,也许没有。不过今晚,他相信他们都会很愉快。